首页 › 资讯 › 海生活

宋坤:航海的意义,不为彼岸只为海!

发布日期:2017-07-04 11:03:54  来源:宋坤

大家好,我叫宋坤,影片开头看到的就是我在2013 -2014年克利伯环球帆船赛期间,在海上的一段长达315天的比赛和生活。这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业余环球航海比赛,参加这个比赛的船员们都不是职业运动员,而是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他们当中有大企业的CEO、律师、医生,也有家庭主妇,不过相同的一点是:我们都希望驾驶着一条帆船去环球。

\

说起帆船和环球,大家可能还感觉有些陌生。其实就连帆船运动进入到中国也不过是这近十年的事儿,可是我们中国出了一位世界闻名的船长——郭川。我和郭川船长认识很多年了,在我去航海之前他传授给我很多过来人的经验,连我环球时候使用的防水睡袋,也是船长亲手送的。在我心目中,他既是一位老师,也是一位朋友。几个月之前,船长在跨越太平洋的途中与岸队失联了。船长出事儿以后,很多人对他的壮举表示钦佩,也有的人表示不能理解他的大冒险,可是更多的人会问我一个问题“他为什么去?”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三个故事,也许在听完了这些故事以后,我们会在心里找到自己的答案。

\

1.关于船

2012年我经历了在当时的我看来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一件儿事——离婚。我的心情糟糕透了,生活看起来没有希望,对自己失去信心。我加入了一条船队跑去了大西洋,那时我只想跑的远远的,哪怕只是能暂时的逃避一下问题也好,结果在大西洋上遭遇到了迎面而来的风暴。

\

对于一条帆船来说,迎风航行是最难的,因为帆船完全依靠风作为动力,所以在顶风的时候无论怎么样都不能直行,只能通过不断的改变角度,曲折前进。那一场风暴来的非常的猛烈,我在船尾开船,海浪劈头盖脸拍打着船身,毫不留情。我觉得这条船真可怜,就像我一样,在风暴里苦苦挣扎。不管风浪带来多大的压力,路线怎么曲折,她一步一步,向前坚持着,我知道即使现在看起来好像没在对的航线上,但这是通向目的地唯一的路,我被这条船感动了。

\

也许有的时候,要去往彼岸真的没有捷径,曲折反复就是唯一能走的路。有时我们好像走错了路,做错了事,爱错了人,不管怎么样,继续前进就好。也许这就是注定要走弯路,我们只要相信在某个地方早已经画好了一张巨大的航海图,而我们每一个转弯背后都离美好更进了一步。

\

2.关于乔纳森

环球的时候船上有个船员叫做乔纳森,他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英国人,他性格急躁,爱发脾气,我和他永远相处不好,我们几乎不能在任何一件事情上达成共识,这大概就是俗话讲的八字不合。如果在你的公司或者你的学校里有有个人和你怎么也相处不来,那么至少在下班放学之后你可以眼不见心不烦,可是这条船总共只有20米长,即使是在我吃饭睡觉上厕所的时候,乔纳森也会在我十米之内活动,抬头不见低头见。

\

我们的船是24小时不间断航行比赛的,所以全船的人会被分成两个班组,当一个班组睡觉的时候,另外一个班组的人值班,然后就这样轮流。我想尽一切办法不要和乔纳森分到同一个班组,这样就可以尽量减少了我们两个人的交流。船上有个规矩,船员在交接班的时候通常都会用固定的形式相互问候一下,表示亲切。一个人说“祝你值个好班”,另一个说“祝你睡个好觉”但是我和乔纳森从来没有问候过,我们甚至会很有默契的在各种场合避免眼神的交流,擦肩而过,各走各的,若无其事。而如果我们不幸被分在了同一个值班组,只要乔纳森在,我就不得不忍受他的挑剔。

\

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场风暴,还有300多天的航行。直到环球结束之前最后一天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们像往常一样做完交接班的时候乔纳森突然迎上我的眼睛说了一句“Vicky,祝你睡个好觉”,而我愣了一下,没太搞清楚状况,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回答道“哦,祝你值个好班,乔纳森”。等我回到自己的床铺上的时候依然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心里百感交集,几乎眼泪都要掉下来。乔纳森在我们相处的最后的机会,用他自己的方式对我表达了尊重。从心里讲,虽然不喜欢他,可是我也尊重他,他是个好水手。在我睡觉的时候我可以安心的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他去守候,我相信,乔纳森在睡觉的时候,也会放心的把生命交给甲板上值班的我。那是我和乔纳森的最后一次对话。

\

比赛结束后的一年,乔纳森突然去世了。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震惊万分,我想起乔纳森的许多好处来。比如说,有一次同伴受伤了,他把自己舒服的下床让出来,自己换到颠簸的上铺去睡。再比如说有一次船上的舵出了问题,他自告奋勇和船长跑到漆黑的底舱去修理,结果舵修好了,他们却被撞得满脸是血。我想,这个世界是由很多很多和我们不同的人一起组成的。我们的行为方式、价值观、社会经验、宗教信仰可能千差万别,但是正因为这样,这才是一个有趣的世界。这个世界在矛盾中获得一种微妙的平衡,让我们不会无聊。而对于那些和我们不同的人,有的时候只要多一点尊重就好。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一次,我很想早一点对他说,“祝你睡个好觉,乔纳森”。

\

3.关于水母

有天晚上我们的船航行在大西洋的赤道附近,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连月亮都是黑的。忽然间我们看到海面上开始有很多亮的东西,一个一个的像在海里发着光的大灯笼,原来是我们的船经过了一片很大的水母群。水母在海里飘飘乎乎,闪着淡淡的荧光,把整个海面都点亮了,而在我们的船尾,被浪花搅起来的大大小小的水母形成了一条闪光的航迹,一直拖到天边,所有人都陶醉在这样神奇的美景之中。

\

太美了,可是这么可惜,它们的光太微弱了,无论是照相机也好,摄像机也好都不能成像。等到天亮了,恐怕只有这条船上的人才能证明我没有发疯,不是出现了幻觉。可是等我们下船回到家里,这一船的人都在世界各地了,谁又能证明这一切是真的发生过呢?是的,没有谁能来证明。就算真的拍得到照片,发到朋友圈里,那又能怎么样呢?没有什么能和这一刻震撼灵魂的感受同日而语,好像是你第一次完成马拉松时候留下的泪水,或者一位虔诚信徒在终于开悟时刻的喜悦,我们其实不需要别人来证明自己活着。

\

有时候比试图让别人去理解你更重要的是,你自己知道自己感受了什么,就像一次又一次穿越在风浪中的船长,他说“我恐惧过,绝望过,崩溃过,可是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他而言,生命最重要的不是享受,而是创造和体验。

\

当我躺在甲板上仰望夜空的时候,看着天上密密麻麻的星星的时候,觉得甚至连整个地球也不过是海滩中的一颗砂砾,而我们真的是太渺小了,渺小到对浩瀚的宇宙来讲,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微不足道。越渺小就应该越真实,不是吗?不是模仿别人的生活,而是听从自己内心和直觉的召唤,用怒放的生命去真真正正的活着。

\
\

当我们终于抛开缆绳,
扬起白帆,
驶向深蓝的时候
不为彼岸,
只为海,
向郭川船长致敬!